3000多万年轻人在用的Soul,凭什么上市

2021-07-25 作者:未知   |   浏览(

2015年,一款主打“灵魂社交”的软件上线了,最开始上线的时候没什么人关注,甚至有不少员工假扮一般用户来增加活跃度。六年后,这款商品不只活了下来,还活得挺好,并且筹备上市了。

没错,说的就是“Soul”。近期,这家公司已正式向美国证券买卖委员会提交招股书。招股书显示,IPO前,Soul开创者张璐持股32%,拥有公司65%投票权。腾讯持股49.9%,拥有公司25.7%投票权。

不靠颜值交友,不靠荷尔蒙经济,而且瞄准Z年代(95后青少年群体),Soul靠着“灵魂陌生社交”取得了不少Z年代青年的心,2020年Soul平均月活达到了2080万,2021年3月份涨到了3320万。

但靠着这几千万的灵魂,Soul依旧没能赚到钱。招股书显示,Soul 2019年、2020年营收分别为7070万元、4.98亿元,2021年首季营收为2.38亿元。但营收增长了,亏损也在不断扩大。2019年,Soul净亏损为2.99亿元,2020年净亏损4.88亿元。2021年首季净亏损3.83亿元。

现在,Soul正式冲击美股。“Soul”的这场陌生人交友业务,资本市场会买单吗?

3320万人在Soul“灵魂社交”

Soul于2015年上线,2016年11月Soul APP正式发布。

2015年的社交APP赛道是红海一片。当时稳坐陌生人社交第一把交椅的陌陌已经成立四年,还成功上市了。由于陌陌的上市,网络掀起一股社交软件创业潮,各种玩法的社交软件呈爆发式增长,仅2014年就有60个项目成立。但,红海赛道里,能存活下来的寥寥无几。

Soul早期筹资时也曾不被看好,一位资金投入人看完BP后断言:这款商品日活不会超越10万。没想到的是,现在Soul都要去美股上市了。

从招股书看,2019年、2020年,Soul的平均DAU(日活跃用户)分别为330万和590万,平均MAU(月活跃用户)分别为1150万和2080万,增长率为80.7%。2021年3月份,Soul的平均DAU涨到了910万,平均MAU涨到了3320万。

对比来看,截至2020年12月,陌陌主APP月MAU为1.138亿。从用户规模来看,Soul还没办法比过先发制人的陌陌。

但,过去稳坐陌生人社交第一把交椅的陌陌,正在渐渐失去它的用户。还是从月活来看,截至2019年12月,陌陌的平均月活为1.145亿,但到了2020年12月,这一指标降到了1.138亿。

而在用户特别是年青用户的吸引力上,Soul正在渐渐展示我们的魔力。2021年3月,Soul平均DAU的73.9%在1990年或之后出生。

而且,Soul的留存率也很好。依据招股书,2021年3月用Soul的用户中,有56.4%的用户在当月至少有15天处于活跃状况;这部分用户平均天天维持四次对话,并且在同一个月内天天发送68.3条私人消息。

这么多陌生社交APP中,为何愈加多的青年,不再选择陌陌、探探等老牌社交APP?

一个用了Soul APP近三年的Souler(即Soul的用户)阿明这么讲解我们的选择:“Soul其实相比于陌陌、探探等APP来讲,没那样赤裸,更纯粹一些。"

确实,每一个社交软件都有基于肯定维度的用户匹配。陌陌和探探都是基于LBS(即地点)的“看脸式社交”,探探甚至更为容易暴力,用户可以直接通过左滑、右滑来匹配我们的交友对象。而Soul则定位在了“灵魂社交”。

在Soul上,用户在注册完之后,需要回答一些针对“性格、喜好”等有关的问题,随后就会被传送到不一样的星球,假如对我们的星球定位不认可,则可以第三进行灵魂测试,从而进一步细化自己的标签,增加匹配的准确度。

后续的交友匹配方法会更多元一些,包括灵魂匹配、群聊排队、语音匹配、脸基尼匹配(视频聊天的一种形式,等于用户携带定制化的avatar头套进行视频聊天)、恋爱铃(基于地点对用户进行匹配)等等。并且,用户们也不需要关注,就可以对话交流。也就是说,Soul试图基于一些更深层次的内在维度,譬如灵魂是不是有趣、喜好是不是相同等等,达成匹配交友。

而在社交以外,为了进一步增加用户粘性,Soul也在试图塑造社区,提供一些用户自我表达的场合。开创者张璐曾表示,自己创业就是期望有一个可以自我表达的商品。现在看来,这点也确实切中了青年的痛点。Souler小张就指出,自己常常把Soul作为树洞,把不想在微信朋友圈、QQ上表达的东西放到Soul上。

于是,你能看到很多的用户把我们的吐槽、感悟、生活发布到Soul的社交广场上,陌生人聚集起来在各条动态下面讨论聊天,如此一来很多优质的内容进一步提高了商品活跃度。

不少女人Souler还表示,相比于一上来就露脸的其他社交软件,Soul这边则无需露脸,更重视的是能否聊得来,对女人友好一些。

根据张璐的话说,Soul其实是女人社交软件,做女人社交软件最大的一个特征,就是要愈加重视“交流”,而不可以跟不少以“约”为主的软件同台相论。

Soul靠什么挣钱?

移动社交是块大蛋糕。在艾媒咨询的一份行业研究报告中显示,2020年中国移动社交用户规模突破9亿人,较2019年增长7.1%。高增长、高价值与巨大的规模,吸引着海量玩家。

而这块大蛋糕中,最大的份额当属熟人社交,以微信、QQ为代表的社交APP维持领先优势。此外,第二梯队是陌陌、探探领军的趣缘交友(即以恋爱为主要目的)范围,内容社区中百度贴吧和知乎也具备肯定的头部效应。

对Soul来讲,要在激烈的角逐中抢占更多市场份额,依然面临挑战。

一方面在于,在趣缘交友这种社交范围,依旧有探探、陌陌这种巨头。另一方面,Soul自己也面临着不少难点。

Soul面临着前辈陌陌当年的难点——变现难。陌陌开创者唐岩就曾指出,一个开放式社交平台假如只有功能性属性的话,将非常难产生持续性。

Soul在2019年的营收为7070万元,2020年营收4.98亿元,同比增长604.3%,增速迅猛。但亏损在扩大。Soul在2019年的净亏损为2.99亿元,2020年亏损4.88亿元,2021年首季净亏损3.83亿元。

现在来看,Soul的变现渠道主要靠C端用户,即主要售卖虚拟币和付费会员。其中,虚拟币可以购买一些虚拟产品和功能特权。而付成本户则可以迅速获得灵魂匹配,看到有哪个看过自己,获得可以发布最长5分钟的音频、视频贴子等福利。

从招股书来看,Soul月均付成本户数从2019年的26.89万增加到2020年的92.93万,月均用户付费率从2019年的2.3%增长至2020年的4.5%。但每付成本户月均收入从2019年的21.9元增长到43.5元。

去年三季度,Soul开始尝试靠广告挣钱。广告确实带来了肯定的收入,譬如2021年首季,Soul达成广告收入3230万元。但广告在一定量上影响了社区内容水平,有用户吐槽,目前的Soul商业化的东西愈加多,愈加功利。

陌陌作为陌生社交APP范围的前辈,早就了解靠社交赚不到钱,于是在2016年就已经转型做起了直播。对于Soul而言,在用户数目高速增长的同时,怎么样找到我们的盈利路径,是它上市之后需要解决的问题。

应受访者需要,文中马宁、李怡为化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