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亿亏损下,豆神教育如何扭转乾坤

2021-07-29 作者:未知   |   浏览(

在好将来、新东方瞄准大语文赛道下,豆神教育能否稳住“龙头”宝座呢?

新高考考试背景下,大语文年代正悄然到来。

但仿佛在不久前,提起上补习班,大伙想到的只有英语、奥数与艺术类,而作为母语的语文科目一直不被家长们看重。然而,在2014年新高考考试政策实行下,语文在考试科目类的比重愈加大。加上各大语言类综艺节目的兴起,比如《诗词大会》与《朗读者》等,全民学习汉语的浪潮涌起。

另一方面,教培机构入场大语文行业的步伐也被带起。2018年,豆神教育前身的立思辰、新东方、好将来纷纷入局。其中,豆神教育更是将我们的将来押注在这条赛道上。

豆神教育经历多次并购、转型及剥离非教育业务,在焦距大语文赛道下却被推至舆论浪尖。日前,公司发布的《2020年年度营业额预告》显示,公司预计2020年度亏损高达20多亿元。

然而,豆神教育能否借用重押大语文赛道逆天改命?在好将来、新东方瞄准大语文赛道下,其又能否稳住“龙头”宝座呢?

豆神教育是下一个瑞幸咖啡?

前不久,豆神教育发布《2020年年度营业额预告》,公司预计全年亏损19.80亿元–24.66亿元,同比盈转亏。另外,公司还在年末对出现减值迹象的子公司进行商誉减值测试,初步测试结果显示,该公司需要计提的商誉减值约在17亿-21亿元间。

高额商誉减值测试让豆神教育收到深交所的关注函,后者需要豆神教育逐项列示公司商誉的构成状况,并补充说明商誉减值测试的详细过程。

其实,这也并非豆神教育首次收到深交所的关注函,在公司亏本将并购价高达4.04亿元的江南信安以2.5亿元作价卖出时,就遭受了市场的质疑。隔后三天,深交所便发来了关注函。

在市场关注度与舆论这样之高的豆神教育,品牌名声却不响亮。公司前身为立思辰,主营信息安全业务,于2009年在创业板上市。但为了转型,公司将品牌名字后来改为豆神教育,以重押大语文业务。而让豆神教育走上舆论浪尖的是其一系列“诡异”的操作。

立思辰在2013年便涉足教育范围,随后大规模的并购行动便启动了。包括回收了江南信安、360教育与中文将来等等。回收并不奇怪,但奇怪的是豆神教育高买低卖的诡异操作屡屡皆是,为此公司商誉高达36.02亿元。

表目前股价上,是豆神教育的股价最近来几经腰斩,从2020年7月最高点26.75元/股变为7.60元/股,跌幅高达70%。然而,伴随豆神教育剥离信息安全资产与商誉减值下,股价也出现极端的高涨至停板的现象。

截图来自:雪球

暴跌与大涨这样大的反差,有人将其称之为“爆雷定义股”,即形容一家公司股票风险高,随时可能疯涨狂跌甚至爆雷。然而,豆神教育是下一个瑞幸咖啡吗?

其实,豆神教育虽然巨额的亏损与商誉让公司风险系数极高,但该公司却敢于从刚开始揭秘自己,虽然多次收到深交所的关注函,但依旧硬挺在A股市场上。

可见豆神和瑞幸咖啡是有不一样的,瑞幸是一味地扩张、筹资,实质营收状况在自爆下才给市场透露出了真实财务情况,而豆神教育多次剥离信息信息安全资产,高买低卖公司下,虽然让公司背上了巨额的亏损,但公司并未造假且敢于将数据公之于众。

然而,这家公司也并不是没爆雷危机,高额的亏损与商誉就是爆雷的隐患。但,埋下该隐患都是豆神教育多次高买低买与飞速剥离非教育业务的超乎一般的操作。然而,这部分操作的背后逻辑到底是什么?公司探寻的第二增长曲线又是什么?

“高买低卖”背后的逻辑是什么?探寻第二增长曲线

按道理,一家公司并购公司背后看中的是那家企业的业务板块或者是为了提升市场占有,而豆神教育却一直在并购后卖出后再转型,这好像透露出它想要找到一个自己觉得最正确的范围或者出口。

事实也是这样,豆神教育实控人兼董事长、立思辰开创者池燕明曾表示,“大家期望能加速剥离信息安全业务,尽快成为纯粹的教育企业,聚焦一条赛道,给公司和所有资金投入者一个新的开始。”

依据艾瑞咨询数据,2019年,中国大语文行业市场规模达395.8亿元,同比增长22.1%,进步潜力巨大。与此同时,伴随新高考考试政策的实行,语文教育的地位较于英语、数学有显著的提高。

豆神教育看中正是这一增长点,它将我们的出口瞄准至教育细分范围下的大语文赛道,具体在公司业务上就是旗下中文将来主营的大语文业务。

营业额预告显示,2020年,豆神教育旗下主营大语文业务的中文将来达成收入约6.23亿元,同比增长42%;其中四季度达成收入2.98亿元,较2019年同期增长125%。可见,豆神教育的大语文业务增速明显。

然而,经历多次转型与并购后的高额商誉,也让给豆神教育将成为以一家净亏损将高达24亿元的公司。营业额预告显示,2020年度,豆神教育预计2020年度营业收入在20亿-21亿元间;净亏损19.8亿-24.66亿元。

豆神教育曾表示:高额的亏损重要原因有以下两点:其一,除去核心策略大语文业务高速增长外,其他业务遭受疫情重创。其二,豆神教育将共计提商誉减值筹备约17亿-21亿元。

营业额预告还显示,疫情和有关政策的变化致使豆神教育旗下康邦、百年英才、叁陆零教育等公司当期出现大额亏损,而且经营遭到持续影响。另外,在短期内还难以完全恢复,为此公司将共计提商誉减值筹备约为17亿-21亿元。

所以,前面所讲的公司多次并购、卖出与剥离非教育业务就说的了解了。逻辑就是豆神想从一家主营信息安全类公司变为了重押大语文的教育公司,且在商誉减值下,豆神教育如果飞速脱胎换骨、轻装上阵了。

更值得注意的是,去年9月11日,豆神教育发布通知称,审议通过《关于变更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议案》,赞同公司CEO、总经理窦昕担任豆神教育法定代表人,此前系由实控人池燕明担任。

而作为中文将来的开创者的窦昕,好像正步步把控母公司豆神教育的将来。无论是公司剥离非教育业务聚焦中文将来的大语文业务,还是从立思辰改名为“豆神教育”这极具窦昕个人IP色彩的名字,窦昕好像已经从子公司中文将来开创者成为了豆神教育掌控人。

综上所述,无论是豆神教育的速战速决的剥离信息安全标签,还是诡异底价地卖出并购业务,为的都是轻装上阵后将全部身家押注在窦昕的在大语文赛道下。然而,大语文到底可以为豆神教育带来什么样的将来?

ALL IN大语文,豆神教育就能扭转乾坤吗?

2018年,池燕明曾表示过,“英语造就了新东方,数学造就了好将来,而大语文,将来将收获立思辰。”现在,改名后的豆神教育能否靠大语文逆天改命?

依据艾瑞咨询数据,2017年,在已经同意K12培训的用户中数学渗透率达到46.9%,英语高达81.4%,而作为三大主学科之一的语文渗透率仅有22%。可见,在语文与数学培训等渗透率过高、增速疲软之际,意味着大语文年代即将来临了。

图源:国泰君安证券研究

综合来看,将来大语文赛道的进步潜力巨大。表目前市场上,是在线教育头部企业好将来与新东方纷纷将目光瞄准至该赛道,但率先提出的ALL IN大语文策略的豆神教育能稳坐第一宝座吗?

第一,从时间跨度上对比,好将来、新东方与豆神教育三家公司发力大语文赛道的时间相仿。

2018年,立思辰资金投入完成了中文将来100%的股权的回收;好将来旗下学而思在2018年3月举办了大语文商品发布会,发布了学而思大语文商品体系;新东方则最早,在2016年就开始筹措准备大语文业务再到2019年才开始塑造小学习语文课程体系。

可见,布局上新东方最早但不够看重其在2019年才开始塑造自己商品系列矩阵。豆神教育与好将来时间布局相仿,但毕竟前者专注大语文赛道投入力度还是更大。

第二,具体到商品的优劣势与盈利模式对比。豆神教育大语文三大业务板块为:大语文教育、新高考考试服务及智慧教育,分别提供面向C端与B端的个性化学习/升学服务与智慧教育服务和教育信息化服务,另外豆神教育采取的是自营+代理模式以飞速扩张。

而好将来、新东方还是愈加专注于数学与英语范围的教育,大语文教育像是辅导性爱文化的商品。其中好将来愈加看重这条赛道,其以中文分级阅读体系为主,其塑造了涉及人文游学、素质活动、素养微课等内容。主要面向C端用户,使用双师直播课堂、在线大班等线上讲课为主。

但新东方在发布大语文商品,之后的并未加强大语文的局部。但定位十分明确,一直坚持做公立学校的有益补充。

这样来看,在商品丰富度与名师资源及盈利模式上,豆神教育更具优势。但现在来看,在店铺、店铺数目与品牌认知度上,豆神与好将来、新东方对比依然有肯定差距。而在将来,大语文赛道以线上与线下的OMO化学习场景为主要模式的当下,豆神还是更具成为霸主的趋势的。

另一方面,豆神教育无可忽略的就是随时爆雷的高额亏损与商誉问题。与此同时,大语文业务的重心线下直营学习中心还是遭到疫情的冲击。另外,豆神教育的多数代理机构中还存在未获得办学许可证问题。

依据豆神教育曾回复深交所的通知显示,现在豆神教育代理店总数为353家,但仅有70家代理店获得办学许可证。

所以,在大语文上算是先发者的豆神是抢占了先机,但自己痛点颇多下是极其可能反噬自己的。而在将来,如若双巨头好将来、新东方加强语文赛道的筹码,豆神怎么样抗压与抵抗在线教育本就存在的花钱大战问题,还尚未可知。

故而,留给豆神的时间本就不多了。它所有看上去超乎常理的高买低买等商业操作都是为了求快,以更快得将重心全部压在大语文赛道上企图率先打造其行业壁垒,谨慎防范别家头部企业攻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