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两位80后程序员敲钟:快手市值冲破13000亿!

2021-07-29 作者:未知   |   浏览(

刚刚,快手敲响了港交所上市锣声。

资金投入界获悉,2月5日,快手成功在香港交易平台挂牌上市,中国短视频第一股诞生。此次IPO,快手发行价为115港元,开盘疯涨193%至338港元,市值冲破1.3万亿港元。

这是创投圈过去十年最受瞩目的成长案例之一。2011年,26岁的“东北老铁”程一笑在北京立水桥奥北小区的一套两居室里,创立了GIF快手。两年后,湖南湘西小伙宿华加入担任CEO,快手步入正轨。十年过去,这两位八零后技术员塑造了中国短视频一个巨无霸。

在北京敲锣现场,快手联合开创者、董事长兼CEO宿华,联合开创者、首席商品官程一笑分别致词。宿华和程一笑都不约而同地提到,快手最在乎的一直是人,是对人的尊重,对劳动和创造的尊重。

快手联合开创者、董事长兼CEO宿华

一路走来,快手背后集结了一支豪华的资金投入人队伍。招股书显示,快手上市前经历了11轮筹资,背后站着腾讯资金投入、五源资本、DCM、DST、百度资金投入、红杉中国、博裕资本、 CMC资本、淡马锡、顺为资本等一众知名创投机构。

快手上市背后,又是一场盛宴。以此计算,宿华、程一笑二人分别坐拥1700亿港元、1400亿港元身家。当年五源资本的200万资金投入缔造了一笔万倍回报。除此之外,还有一大量快手职员成为生活赢家,一大波百万、千万有钱人在今天诞生。

两位八零后技术员搭档

创业十年,做出市值1.3万亿港元

一间百平方米的两居室,是快手的起点。

2011年,来自东北铁岭的程一笑从每人网离职,在北京立水桥奥北小区的一套两居室里,开启了我们的创业的道路。程一笑出生于1985年,此前毕业于东北大学的软件学院,刚开始他的创业想法是要做GIF图版的美图秀秀,让每个用户的动态都能公平地被看到。随后,一款动图生成工具——GIF快手诞生,这正是快手的前身。

彼时,为了让产品开发迭代,需要人力的程一笑说服了前同事杨远熙和大学舍友银鑫一同加入创业。分工方面,程一笑主要负责iOS端,杨远熙负责Android端,银鑫则负责服务器,还另外招了一名职员做设计。就如此,快手刚开始的4人团队搭建完成。

2013年,快手GIF做到了累积90万用户的成绩,开始发力视频社交。但4位年青创业人士在人力、筹资、商品等问题上陷入了困境。就在这时,另一个技术员出现了——宿华。出生于湖南湘西永顺的土家小山寨,宿华从小到大都是学霸,从清华大学毕业先后供职于Google和百度。此前,他在搜索引擎方向上的加盟项目被阿里回收,一举达成财务自由。

人称“天通苑张小龙”的程一笑,与宿华一见如故,彻夜畅聊后,决定搭伙一块干。紧接着,宿华与程一笑组建了新公司,由宿华担任CEO,主要负责策略、技术与对外事务,而程一笑负责推广客户端。

2014年,快手砍掉了GIF转换的功能,转型成为一个短视频社区平台,瞄准被网络遗忘的三四线城市甚至乡村群体。快手因此被贴上“土味”标签,但一批现象级网红主播在这里诞生,老铁文化开始往外蔓延。令外面讶异的是,这个被大部分人偏见的新事物,却以惊人的速度成长着——短短半年不到的时间,快手日活跃用户数就超越了千万,成为中国第四大流量的APP。

随后几年快手进步更是迅猛,2019年是重要的一年。为应付抖音短视频的狙击,快手打响K3战役,全方位加速商业化进程。至此,快手在电子商务、支付、教育、游戏等范围排兵布阵。招股书显示,2020上半年快手达成收入253亿元人民币,而2017、2018年、2019年的收入分别为83亿、203亿、391亿元人民币。

半年进账250亿,快手靠什么?招股书显示,快手成为全球以虚拟礼物打赏流水及直播平均月付成本户计最大的直播平台,2020上半年直播业务收入达173亿元。除此之外,快手在电子商务范围上的发力开始显现,上半年电子商务GMV已超千亿元,达1096亿元。

坐拥超3亿用户,快手的想象空间让人惊叹。今天,快手终于成功登陆港交所,成为中国短视频第一股,市值冲破1.3万亿港元。

快手早期筹资往事:

“见了一圈资金投入人基本都被拒绝了”

然而,快手的筹资历程并不是一帆风顺,刚开始极少有人想投这家公司。

2011年,一封邮件开启了快手与五源资本(原晨兴资本)的故事。那时,才刚刚入行的五源资本袁野,通过微博找到了程一笑,并通过邮件与他获得了联系。随后,袁野将GIF快手推荐给了同事——五源资本张斐,这款小工具立刻引起了张斐的兴趣。于是,张斐与程一笑见了一面,并帮他成立公司,还投了200万元占股20%,五源资本由此成为快手的天使资金投入人。

可以说,是一封邮件促成了快手的第一笔筹资。但过了一段时间后,快手陷入瓶颈。张斐曾回忆当时快手的筹资困境:“资金投入人对他们信心不足,见了一圈资金投入人,基本上都被拒绝了。”张斐依旧记得,“除去被老牌基金资金投入人放鸽子外,有一个资金投入人问我还有哪些好项目,我感觉快手非常不错就介绍给她,她看完后就埋怨我总给她推荐不好的项目”。

“让记录愈加普惠”,是快手的创业梦想。但当时没资金投入人敢给如此的梦想买单,最困难的时候,程一笑甚至找到了一下科技开创者韩坤交流,计划让他来并购快手,但当时韩坤也没看上。

为了改变这一情况,2012年张斐开始说服宿华加入快手。为了让宿华安心,张斐设计了一个让他没办法拒绝的策略:五源资本和程一笑团队各自稀释一半的股份,拿出50%的股份做期权池,再把期权池中的大多数股份给宿华和其团队。双方一拍即合。宿华加入后,五源资本立即追加了资金投入,这才让快手慢慢地渡过了难关。

DCM是继五源资本后第二个押注快手的资金投入机构,也是快手转型做短视频后的第一个资金投入方。2014年中,宿华与DCM中国创始合伙人、董事合伙人林欣禾在北京长安街的东方广场见了一面。当时,快手的主要用户群体年龄为13岁-17岁,林欣禾直言,“用户太低龄,即使在这个年龄段做到第一,可能也非常难赚到钱。”

对此,宿华向林欣禾剖析,13-17岁的青少年有强烈的想要被看到和认可的需要,给他们用短视频低门槛表达展示和互相交流的平台,他们在这里被看见和认可,就能产生非常强的社区粘性。“13-15岁的小孩到了15-17岁的时候,基本就开始用QQ了,十八岁将来就用微信了。要做社区和社交,需要在用户年龄段小的时候抓住他们,不然他们长大后,非常难有机会。”

“宿华这句话我听懂了。我知晓互联网效应一旦起来,再入局会非常难,所以下决心投了。”与此同时,林欣禾发现快手团队做商品非常克制,想得非常了解不干什么,“当时只做8秒,只做青少年,只做内容生产和消费(不做私聊)”。

就如此,DCM在快手爆发前夜飞速出手,领投了快手B轮筹资,并在后续几轮中持续押注,成为其迄今为止回报最大的项目之一。

红杉多轮押注,腾讯为最大股东

他们为什么都投快手?

后面的筹资故事愈加精彩——愈加多VC/PE开始注意到快手了。

红杉中国是陪跑快手最久的资金投入机构之一。2014年5月,宿华与程一笑在北京长安街边的一家咖啡馆见到了红杉中国合伙人曹曦。初次接触快手时,曹曦就特别兴奋,“我在做资金投入之前也是商品经理,所以大家两个多小时里聊的都是商品,当时对快手的第一直觉是:这事情做对了,要变成大东西。”

曹曦过去在腾讯工作,“快手是我在腾讯商品以外的内容商品里首次见到阶层这样广泛的用户,一块在非常活跃地贡献包罗万象的内容,而且是在早期阶段就这样。”于是,红杉中国非常快给出了资金投入意向。

尽调期间,红杉中国连续几天对快手后台用户统计进行抽查,发现用户在各省的分布排序和中国各个省份人口数目排序类似,而不是像其他一些中心化商品一样用户集中在头部地区。“这说明团队知行合一地做到了他们所讲到的理念,商品的上限会特别高。算法驱动、技术驱动+用户自发的高粘性,这是很可贵和有潜力的商品表现。”曹曦说。基于此,在快手后续几轮筹资里,红杉中国持续押注到今天仍坚定站在其身后,成为快手非常重要的资金投入方之一。

2015年7月9日,快手完成2000万USDC1轮筹资,顺为资本为参投方之一。“大家在三四年前就发现了快手,但由于综合原因,当时没资金投入,一直到2015年,快手C轮筹资的时候大家才进入。”顺为资本合伙人程天曾回忆。

冷静且表达犀利,浑身上下散发着非常浓的理工科男气息,刻有深深的技术烙印,这是不少资金投入人对宿华的评价。2015年中,刚刚完成C轮筹资的快手并不缺钱,但CMC资本还是与快手牵上了线。

“当时快手账上还有2亿USD,而且一直没进行大规模的市场投放,其实并无需筹资。但公司考虑到将来进步,还是对有策略资源的机构持开放态度。”CMC资本合伙人陈弦告诉资金投入界,此前CMC资本已经对网络媒体和社区进行了深度的研究,也扫描了市场上其他的短视频商品,快手确实很独特和出色。

“大家是携带浓厚的兴趣也携带几个重要的问题去见宿华的。在当时还非常小的快手办公室,我和宿华交流了两个小时。他话并不多,但却都一针见血,十分犀利,给出的答案与大家的研究与对短视频范围的将来设想很契合。快手团队对平台价值观超乎一般的坚持,与对于主流大众人群的深刻洞察,也令大家十分赏析。”一番交谈后,陈弦心中已经做好了资金投入决策。

这一轮在谈的机构中,除去CMC资本,还有百度和腾讯。后两者对于快手而言,策略资源都非常明显:百度能提供搜索入口,腾讯则有强大的社交优势。最后,快手在D轮筹资中选择了百度和CMC资本,共引入1.285亿USD的资金,腾讯则在下一轮进入。

腾讯资金投入连续4轮押注了快手。2017年3月,腾讯领投快手3.5亿USDD轮筹资。马化腾如此评价:“快手专注于服务一般人平时生活的记录和推荐,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随后的两年里,腾讯三次加持快手。2020年1月,快手以超200亿USD的估值完成F轮筹资,筹资额30亿USD。

创业十年,快手背后集结着一支豪华的资金投入队伍。招股书显示,IPO前,腾讯持有快手21.567%的股份,五源资本持股16.65%,DCM占股9.23%,DST持有6.43%股权,百度持股比率为3.78%,红杉中国持股约为3.35%,博裕资本持股约为2.29%,CMC资本持股1.46%,淡马锡持股约为0.86%,星光熠熠。

开创者身家千亿,收获一群年青资金投入人

一大波职员财富自由

随着着今天一声锣响,网络造富奇迹第三上演。

IPO前夕,快手已经在九零后人群中掀起一股浩浩荡荡的“打新潮”。1月26日,快手启动招股,打新画面异常热门——认购开启仅2分钟,券商的筹资额度便被一抢而空,而此时认购页面还有数万人在排队。因申购过于热门,快手比原计划提前了两天结束。在这个热火朝天的队伍中,甚至出现了大量字节跳动职员的身影。

打拼十年,宿华与程一笑成为最大赢家之一。依据招股书,IPO前,宿华持股快手比率为12.648%,程一笑持股为10.023%,以此计算,宿华、程一笑二人分别坐拥1700亿港元、1400亿港元身家。除此之外,十年前跟着他们一块创业的银鑫和杨远熙,也轻松达成财富自由。值得一提的是,退休后的原美团二把手王慧文,也出目前了董事名单中,成为快手独立非实行董事。

当然,快手也收获了一群年青资金投入人——袁野、张斐、曹曦、程天、陈弦.....“快手是我资金投入工作中遇见过的快速增长的平台当中,非常罕见的在相对早期就以一种符合中国人口分布的方法自然增长的商品。能目睹和亲历如此的公司成长,是很幸运和幸福的。”曹曦告诉资金投入界。

而陪跑10年的五源资本将斩获超高收益。依据招股书,IPO前,五源资本持有快手16.65%的股份,按发行价115港元计算,五源资本持股市值达787亿港元。从快手天使到E轮筹资,五源资本累计资金投入2亿USD左右,整体回报超50倍。而十年前那笔200万元的天使资金投入,则缔造了万倍回报的经典一役。

除此之外,还有一众一般的“打工人”也迎来高光时刻。快手招股书透露了一个隐秘的特殊股东——雇员持股平台,也就是职员持股平台。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4551名快手公司职员认购5.24亿B类股份。

也就是说,以上快手职员人均持股11.5万股。按发行价115港元计算,这部分快手职员人均身家超1300万港元,网络又一个造富神话诞生。临近新年,这一批快手职员无疑最被人艳羡。

下面,就等着字节跳动上市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