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李焕英》的背后推手,不太好

2021-07-29 作者:未知   |   浏览(

热卖为什么难救北京文化?

久违的观影热潮,在牛年新年档第三回归。6天78亿的票房,大幅刷新了历史同期数据,给低迷已久的电影行业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史上最强新年档,第三印证了中国电影市场超强的吸金能力,也见证了票房逆袭的奇迹。

作为贾玲的电影导演处女作,《你好,李焕英》无疑是今年新年档的最大黑马。虽然首日开画成绩远不及拥有超强IP的大热点《唐探3》,但凭着远超后者的好口碑,不断缩小票房差距,并最后在2月21日完成超越。

截至3月1日10时,《你好,李焕英》累计票房已经达到48.23亿,超越《流浪地球》跻身中国影史第3位。甚至,有较大可能超越《战狼2》创造的56.9亿票房纪录,问鼎中国影史票房冠军。

01、《你好,李焕英》大卖,北京文化收入几何?

《你好,李焕英》的超预期大卖,让背后的主要出品方北京文化在资本市场遭到追捧。牛年首个买卖日,大多数影视公司高开低走,节前潜伏新年档的资金纷纷出逃,北京文化仍然一字涨停,成为影视公司中的最大闪光点。

但2月18日晚间的一则通知,却给股东们泼下一盆冷水。通知称,截至2月17日24日,北京文化从《你好,李焕英》票房中获得的营收为6000万元至6500万元(最后结算数据可能略有误差)。如此的收益规模,和市场预期显然有较大差距。

公开资料显示,《你好,李焕英》的出品方共有25家,其中北京文化是第一出品方。根据中国电影票房分账规则,一部电影的总票房除去5%的电影事业进步专项基金与3%的有关税费后,剩余的92%为可分账票房,由影院、出品方及发行方推荐,其中出品方最后分到的票房大约是总票房的36%左右。

截至2月17日24点,《你好,李焕英》的票房接近30亿,出品方的分账收入应该在10亿以上。作为负责影片制作和资金筹集的第一出品方,北京文化收入之所以这样之低,一个缘由是其在上映前把大多数权益出售给了海量联合出品方,自己所占份额并不算高;除此之外,还在于影片上映前签订的保底发行协议。

保底发行是目前影视行业通行的发行模式,出品方可以借此避免电影票房的不确定性风险,而发行方则是押注影片有成为热卖的潜质。

保底发行协议一般有两种形势,一种是发行方以保底价直接买断电影票房的分账权益,出品方在上映前即可获得稳定收入,所有超额票房或者亏损皆由发行方承担;另一种是发行方在对票房进行保底的基础上,超额票房由发行方和出品方按肯定比率阶梯式分账,票房越高,总是发行方的分配比率越大。

据业内人士透露,《你好,李焕英》的制片本钱高达3亿,出品方为了摊薄风险采取保底发行,其实是很理性的行为。由于哪个也想不到,如此一个题材的影片,票房最后能这样热门。

该片的保底发行方,是儒意影业和猫眼娱乐,保底票房15亿,超额部分按比率分账。因为影片票房远高于保底票房,保底方拿到的最后分成甚至可能超越出品方。在这样的情况下,北京文化的收益自然也十分有限,背后最大的受益者,反而是两家参与保底发行的公司。

因此,北京文化短暂爆发后,其股价在2月19日高开低走,并在随后的几个买卖日大幅下跌,现在已回落到节前地方之下。

02、热卖为什么难救北京文化?

《你好,李焕英》并非北京文化押中的第一部热卖。

此前,北京文化作为主要出品方,还资金投入了包括《战狼2》、《流浪地球》、《我不是药神》等多部口碑和票房双丰收的现象级影片,堪称中国电影市场的热卖发动机。

北京文化的股价,也伴随热卖电影的出现而常常巨幅波动。

2017年7月27日《战狼2》上映,掀起观影狂潮,北京文化的股价在影片上映后的8个买卖日内疯涨66%。随后,公司发布高管减持计划,其股价又在10个月内狂跌了59%。

2018年7月5日,《我不是药神》上映,股价的炒作则从6月30日的点映之后即已开始,当年的7月2日-7月8日,北京文化在5个买卖日上涨了50%,但随后的一个月,股价却第三遭遇腰斩。

2019年2月5日,《流浪地球》同样在新年档上映,北京文化只不过在节后第一天收成一次涨停,随后即开始冲高回落,股价走势和《你好,李焕英》上映后的状况几乎如出一辙。

股谚有云,短线看势,长线看质。股价短期的走势,主如果由事件带来的情绪化所驱动,而长期走势,则是由公司质地和营业额所驱动。

现在,北京文化的股价距离历史最高峰下跌超越80%,显然,几部热卖电影,并没让北京文化的营业额持续增长,更不可能使其股价长牛。

▲图源:同花顺

事实上,虽然频繁押中热卖,但北京文化的整体经营营业额并不理想。财报显示,2017年和2018年,公司净收益即出现大幅下滑,同比降幅分别达到了40.59%和59.69%,2019年虽然有《流浪地球》加持,却因为巨额商誉减值致使亏损23亿。

到2020年,在疫情影响下,公司更难走出亏损泥潭,依据营业额预告,其去年亏损6.4亿-7.9亿元。若不是规则变化,连续亏损两年的北京文化,今年就将面临ST的运势。

营业额乏力也致使了企业的现金流紧张。1月26日,北京文化通知,最近因资金困难,未能按期归还银行贷款,发生贷款逾期,逾期贷款本金5亿元。财务报告显示,公司帐上货币资金从2017年以来急剧降低,频繁押中的热卖,也没缓解公司缺钱的难点。

去年3季报时,公司帐上货币资金仅6300万元,而短期借款高达8.96亿,现金流重压不言而喻。从这个角度上看,这次通过票房保底协议换取资金的尽快回笼,可能也是北京文化的无奈之举。

▲图源:同花顺

公司治理层面存在的很多问题,无疑是北京文化营业额困境的主要原因。因为长期没实质控制人,管理层之间利益盘根错节,致使公司内斗不断,乱象从生。

去年4月,北京文化前女友副董事长娄晓曦在微博上实名举报,称北京文化存在系统性财务造假,公司高管宋歌和张云龙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欺诈发行债券罪,违规披露、不披露要紧信息罪,职务侵占罪等多项职务犯罪。

虽然举报并没最后做实,但高管内斗的公开化,仍然使北京文化遭到舆论和监管的质疑。

去年年底,北京文化因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收到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告书;今年1月,公司又因2018年财报信息不准确收到北京证监局警示函。

大家都知道,电影市场风险巨大,过分依靠热卖风险更大。

对影视公司来讲,要想行稳致远,更要紧的还是管理层的齐心协力和公司治理的良性有序。唯有理顺机制,才能合理分配资源,平衡旗下影视项目运作,从整体层面获得最佳收益。

从热卖制造机,到真的的影视巨头,北京文化还有非常远的路要走。

■ 免责声明

本文涉及有关上市企业的内容,为作者依据上市公司依据其法概念务公开披露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临时通知、按期报告和官方互动平台等)作出的个人剖析与判断;文中的信息或建议不构成任何资金投入或其他商业建议,市值察看不对因采纳本文而产生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相关文章